首页 » 狗以食为天(宠物鲜食) »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宝路事件内幕始末及后续之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宝路事件内幕始末及后续之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宝路事件内幕始末及后续之三)

宝路事件之后

文:恒生动物医院  赖荣耀 医师

一.前言:
2004年3月23日生产宝路干狗粮的艾汾公司主动发布新闻稿,经过详细的调查台湾地区犬只肾衰竭病例增加的原因,显与该公司泰国工厂未加工原料发霉所产生毒素有关,此毒素为赫曲毒素(Ochratoxin)及红曲毒素(Citrinin),并特别强调此为全新的症状。

二.报告内容:
时间回溯至2004年3月8日, 艾汾公司发表声明将全面回收台湾市场的宝路干狗粮,此举等同于承认狗粮有问题,当时就有不少的兽医同业推测以艾汾公司的财力及对世界知名兽医研究单位的支 持与赞助,应该已经追查出问题所在。而在台湾的检验碍于经验的缺乏,仪器的不足,所以要找出答案如大海捞针,一无所获,过了两周上市的饲料相关产品回收差 不多,就宣布在公司饲料中发现此两种毒素,也就是祸首,并负责赔偿,这事就渐渐平息。

基于我的好奇心,渴望知道真正的原因,于是也曾将幼犬分组而依饲料品牌不同进行喂养试验,同时封存一大包当时的饲料,等待着时间与机会给我真正的答案。

2004年8月

艾汾公司邀请台湾地区兽医界人士参与题目为亚洲地区肾脏病调查进度报告,内容为世界各地知名兽医研究单位的分析报告,调查多达一、二百多种项目,结论仍是受到两种 曲菌毒素污染。全场哗然,认为了无新意,大家不欢而散,主办单位口口声声负责任的态度,承诺不会因为已经赔偿了,事件就此落幕,强调他们是负责而有道德良知的国际性公司,一旦调查有了新的事证,会再向大家公布说明。然而截至目前为止已经过了五年,再也没有任何说明会。

从这场调查报告说明之后,因为最重要的赔偿问题持续进行着,所以事件的热度就渐渐冷却下来,媒体对进行中的实验不感兴趣,也停顿下来了,兽医界慢慢的恢复平静,大多数人不再去追究真相,但是我仍然悬念著。

事件发生之后宠物饲料的市场大洗牌,本土品牌的饲料本来只是市场陪衬的角色,随即咸鱼翻身,生产线有时来不及制造,产品卖到缺货,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也有很多饲主因为心目中最好的品牌饲料竟然有毒而感到茫然,有一部分饲主就用赔偿金迫不及待的选购新宠物来弥补心理的创痛。

2005年
台湾兽医师节轮到桃园县兽医师公会举办庆祝大会,筹备会希望我写一篇与宝路事件相关的专文,将事件的来龙去脉刊登在特刊上,与大家分享。在特刊校稿付印之 前,筹备会有人提出我的论述涉及利用流浪动物进行喂养试验,会遭到动物保护团体攻击、挞伐,就将这篇稿件给撤下来,心里颇为不解。后来我试着转投好几家流 浪动物保护团体的期刊及兽医师公会专刊,均顺利刊出,还领了不少稿费,但也全数捐出。个人的目的只是想让更多人知道真相,知道兽医界关心此事件,知道兽医 师关心大家的宠物。

艾汾公司进行赔偿之际,前后有两所大学及一位在英国念研究所的台籍学生以此事件为例,做研究专题及论文报告来探讨商业危机处理的模式,因为事件的苦主公司拒 绝对外发布相关讯息,如:善后处理方式、赔偿案件多少、金额多寡,所以这些学生转而和我联系,希望我可以提供一些资讯。个人基本上称许艾汾公司的诚恳与负责,能将危机在最短时机就解决,也让公司的伤害降至最低,唯一的缺憾是大家所期待的真相仍一无所悉。

2007年初
外电报导,美国本土也陆续发生宠物饲料造成犬猫致病死亡的案例,我非常关注这个消息,就四处蒐集资料,心中已推测可能和台湾的宝路事件具有关联性。

2007年4月
美国纽约时报有一篇名为“chemicals linked to pet death raising food safety issues in US ”专题报导,台湾联合报转译成“美国宠物中毒,追查大陆元凶”。内容提到美国食品安全官员调查发现:导致美国地区狗猫死亡的宠物饲料中,有一种名为三聚氰胺(melamine)的化学物质,同时大陆的饲料制造商承认是故意添加这种物质在动物饲料里,其目的是混充为蛋白质已经行之有年。因为三聚氰胺是廉价的添加物,仪器检测很像蛋白质,但没有任何的营养价值。

2007年7月15日
出刊的“Scientific American”,中文翻译为科学人杂志,其中一篇题目为“Protein pretense”的文章,内容提到三聚氰胺是一种可以在塑胶与肥料中发现的化合物,含有许多氮原子,如果被动物摄取会在他们的肾脏内形成结晶,引发肾衰竭病变。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表 示动物食品供应商故意在麦麸与米麸中加入含氮化合物,让测试出来的饲料中蛋白质含量提高,浓缩物的蛋白质含量越高食物在市场中的售价也相对越高。

细读这两 篇报导后,我几乎可以确信在台湾发生的宝路事件,真正的原因呼之欲出,只差临门一脚,那就是把宝路饲料送检或死亡犬只取出来的墨绿色结晶物化验,就可以真 相大白。个人多次上FDA网站蒐集相关资讯,网站也公布许多知名厂牌的宠物饲料,皆有不同程度添加 三聚氰胺的嫌疑而被要求暂时下架。

另外令人惊讶的是包括经济动物、水产动物饲料,也被验出添加三聚氰胺,但这些动物饲料在喂养动物一段时间后,可能是几个 月而已还没有病理征兆出现就送进屠宰场,或吃进人们肚子里。

其中有多篇研究报告强调三聚氰胺被动物摄取后不会停留在动物肌肉或屠体内,所以吃了这些肉类也不致于有残留或危害的问题。然而宠物喂食饲料时间较长,经年累月误食添加三聚氰胺的饲料就会在肾脏残留聚积,破坏肾小管而导致肾衰竭,这些致病机序与病理变化都已经很清楚,现阶段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证实宝路干狗粮有无添加或添加多少三聚氰胺而已。

2007年9月27日
艾汾公司亚太区经理Mr.Duncan再次来台访问安排拜访台北某动物医院,在拜会之前我已先将手头上的资料传真给动物医院的医生,请转交给Mr.Duncan并请教他宝路干狗粮是否有添加三聚氰胺?Mr.Duncan沉 默不语,好一会儿才表示真正原因到现在还不清楚,就匆忙离开。

我认为他们还在隐瞒事实,如果我不拿出强而有力的检验报告,是不会令人慑服的。在此之前我心 里七上八下的,因为此事已经三年多了,人们也淡忘了,我还有必要再去追究吗?

但是没有证据,信口开河是说服不了人的,基于此我当下就拨电话联系在食品研究 单位服务的朋友,旧事重提并将我手头上的资料传真给他,说服他帮我做检验。他答应私底下帮我测试有无添加,但碍于工作性质,所以暂时不会给我正式的检验报 告。已经封存了三年多的宝路干狗粮,我深怕发霉会影响检验结果,朋友告诉我一句很经典的名言:物质不灭定律,有添加就一定可以验得出来,而且这一次目标明 确,有如瓮中抓鳖,有别于之前的大海捞针。

十天之后,我接获了朋友给我的答案,饲料中确实含有高量的三聚氰胺化学物质,并建议我再改送民间的检验单位确认。当我接获朋友给我的口头报告时,我有点激动 按捺不住情绪,多年的疑惑终于有了答案,也急着与同业分享此消息,有些人就劝我不要再浪费时间去做傻事,要适可而止。但我心中自有定见,忍不住回想这些事情,虽然饲料公司的危机处理是满分,但仍以商业利益为考量,道德勇气摆一边,口口声声承诺一定会找出答案公诸于世,绝不隐瞒,却令人失望。

事件发生之初,饲料公司就积极的全面回收市场流通的饲料,接着就宣布是遭受霉菌的污染,同时急着将堆积在仓库的回收饲料委托民间的环保公司焚毁,不可以做任何其他用途,不掩埋、不外流、不做其他经济动物的饲料或肥料。当时我就疑惑,如果只是单纯的霉菌污染,掩埋又何妨?再利用又何妨?原来事有蹊跷,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经过一周的询问和联系,2007年10月17日我携带两小袋封存好几年的宝路饲料,前往位于新竹的食品科学研究所,填表缴费申请化验,饲料有无添加三聚氰胺,回家的路上心里忐忑不安,万一检查结果是negative, 那我就无地自容了!一周后的上午,食品研究所电话口头向我报告检验结果,送检饲料含有高量的三聚氰胺并告诫我,绝不可以进口或生产此成分原料的饲料。接到这样的报告我既惊讶又害怕,不得不怀疑,爱汾公司将样本送欧美各大研究单位做了数百种检测,就独独缺此项目,是否另有隐情。

2007年11月11日
桃园县兽医师公会举办临床研讨会,个人在研讨会上发表我所收集的资料与收到的正式报告,数据上显示每一千公斤宠物饲料添加将近1.5公斤的三聚氰胺。所以我不得不怀疑市售的饲料或罐头,或多或少添加此物只是还没有出事,或没有法令强制宠物食品送验。个人之所以公布这些资料,是希望宠物食品可以安全无虞,犬猫吃得安心,饲主也放心。演讲后的一至二周,有好几位饲料公司的业务员来访关心此事,我则拜托他们各自将自家产品送检,不然一旦验出来那会一夕崩盘。有些业务员回答我,公司不是不花钱检验,而是怕万一验出有添加物会不知如何是好,而且现在又不是事件的风头上,何必自找麻烦?个人也曾告诉 媒体界的朋友找到了宝路事件的答案,也许事件已经为人所淡忘,没有什么新闻价值,所以没有得到朋友的回应,个人只是想证实艾汾公司花大笔金钱赔偿畜主一点都不冤枉。

又过了将近一年之久,2008年9月 中旬,大陆爆发毒奶粉事件,商人为了提高牛奶的品质及蛋白质含量而大量的添加三聚氰胺,导致大陆地区成千上万的婴幼儿肾衰竭,严重的甚至死亡。这和宝路有毒饲料受害动物的症状是完全吻合的,几年前在台湾已残害上万的犬只,现在竟然添加在人喝的奶粉里,残害婴幼儿。

因为毒奶粉事件越演越烈,敏感的媒体记者及 饲主就联想到宝路事件,一时之间我的电话响不停,较积极的就主动找上门,并做了专访,还拍了保存已久的饲料及检验报告,表明即将刊登在隔天的某报。在目前 的节骨眼顺着毒奶事件去炒新闻,一定会造成宠物饲料的恐慌与饲主的不安,但又想借此新闻来呼吁重视宠物饲料的品质安全,希望政府可以订定宠物饲料标准化。

记者朋友强调一定会朝我希望的方向去发稿,隔天一早,我去便利商店翻了好几份报纸,都没有看到任何有关宠物饲料的消息。稍后朋友向我解释事出突然,因为前 一晚行政院为了因应金融风暴股市不断下跌,而宣布调降政交税,所以各大报均以此为头条,而将他的稿件挤掉了,转刊登在同报系的Upaper捷运报。这是一份捷运族才有机会看到的小众报,虽然接触到的人不多,但仍有两位我不认识的饲主打电话向我致谢。他们都是宝路事件的受害者,拒绝了艾汾公司的理赔,只要求给个合理的答案,如今看了我的报告,知道真相了,他们也不再难过了。

三.结论:
同样是三聚氰胺的受害者,人与动物天差地别,一万只受害动物的生命宛如鸿毛,毕竟这个社会还是以人为主角,宠物只是配角,在法律上认定是商品、有价值的,并没有因为宠物是人类最亲密的朋友,人们口中所称“有毛的孩子”(furkid),而进阶与人平起平坐。

2009年元月
台北县流浪动物收容所,爆发上千只流浪犬集体暴毙案件,经学术单位调查证实为黄曲毒素中毒。个人在门诊中也经手好几个案例,黄曲毒素是强烈的生物毒 素,经常发现在发霉的榖物,如:玉米、花生,即使是加热也不能破坏其毒性。犬只长期喂食这种饲料会导致没有食欲、呕吐、黄疸、昏迷、肝脏发炎、坏死,甚至 肝癌死亡。

黄曲毒素中毒案例与宝路饲料中毒案例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主要症状在肝脏,一个在肾脏,也间接的证实艾汾公司所公布宝路干狗粮是遭受赫曲毒素与红曲毒素污染, 是推拖之词、避重就轻的说法。

最近进口的宠物饲料连番涨价,令消费者吃不消,但我认为未尝不是好事,或许是毒饲料、毒奶粉事件后,饲料公司就无法投机取 巧,添加有害物质谋取暴利,相对的成本也增加,当然售价也提高,宠物吃了也比较有保障,饲主也安心。

个人之所以利用工作之余收集资料,书写记录只是尽一份兽医师的社会责任而已。

资料来源:宝路干狗粮事件之后

http://long-life-vet.myweb.hinet.net/after.html

使用FB留言意见

关于 Karen Lu

留言功能关闭

回到最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