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倫的白日夢 » 科學家開始重視寵物防蟲藥物對環境危害,籲減少使用
科學家開始重視寵物防蟲藥物對環境危害,籲減少使用

科學家開始重視寵物防蟲藥物對環境危害,籲減少使用

經常看我們網誌的讀者應該都知道,我們家除了是全鮮食的擁護者,也是天然照料的實踐者,十幾年來,我們的狗兒從不使用任何農藥成份的滴劑,也不吃心絲蟲藥。而牠們回報我們的是十幾年來從沒有一隻得過血液寄生蟲,長壽健康。

這十幾年來,不意外的,這世界上的各個角落,仍有無數毛孩因為這類農藥成份造成不良反應生病、死亡,而藥廠仍是用最擅長的恐懼行銷這類產品。僅有少數具有天然健康意識的家長會在意及防範此類農藥成份在伴侶動物中引起的副作用以及日益增長的殺蟲劑抗藥性問題。一個簡單邏輯:你會給你的人小孩每個月在身上滴農藥以防蟲防蚊?如果不會,那為何要如此用在毛孩身上來防蟲?(延伸閱讀:愛狗之道怎如此艱難!是愛牠?還是害牠?)(美國FDA針對防蚤用品引發犬貓神經問題提出警告)(寵物產品中的殺蟲劑:為什麼你的犬貓可能會有風險)(防蚤滴劑真的安全嗎?

隨著全球寵物世界益發蓬勃成長,有一些科學家開始留意到,寵物過度使用藥物,可能會危害環境(即使家長不在意會不會危害毛孩身體?會危害環境不會危害身體嗎?)在這些年中,許多昆蟲及野生動物大量減少甚至瀕臨滅絕,在環境中也有大量人類和動物服用的藥物遺留毒害,科學家們認為,也是時候該審查藥物污染及其對野生動植物及生態系統影響的時候了。在寵物方面,激素,抗生素和抗寄生蟲藥都是危害環境的藥物,而每個月都會被用到的防寄生蟲的農藥滴劑首當其衝被檢討應該要「合理使用」而非濫用。

英國的科學家發現寵物防蟲滴劑的成份可能會危害環境,坎特伯雷巴頓獸醫醫院和外科醫院的獸醫克里斯托弗・利特爾(Christopher Little),及約克大學環境與地理學系環境科學教授阿里斯泰爾・博索爾(Alistair Boxall),於2020年1月在Vet Record獸醫期刊發表了一篇「寵物寄生殺蟲劑造成的環境污染」的論文。提出家長及獸醫應該謹慎合理使用此類防蟲滴劑的呼籲,並請獸醫停止使用廣效的全面性抗寄生蟲藥物,回歸到針對單個寄生蟲的處方藥治療即可,以儘可能減少環境中這些化學物質的存在。

而有些防蚤項圈、滴劑因隨處可購得,科學家也呼籲家長要留意包裝上的使用警語,以減少進入水資源,造成環境危害。

由於此類的產品多是基於恐懼來行銷,因此多半設計成廣效型的產品,即強調可以多效合一,懶人除蟲法,只要一種產品即可殺死蛔蟲、絛蟲、鉤蟲、心絲蟲以及體外的跳蚤、壁蝨等寄生蟲。然而,寵物真的需要每個月固定使用這些廣效型產品,即使牠們身上沒有寄生蟲?滴了那麼多殺蟲劑在身上,即使只是要殺死其中一種寄生蟲(是的,它不折不扣是殺蟲劑,不要再幻想它有什麼預防功能!),有必要也多接收殺死其他寄生蟲的藥量嗎?

在此類產品推出之際,獸醫信誓旦旦說這類殺蟲劑的成份只對「無脊椎生物」有效,對哺乳類動物無害。那為何有些都還要讓家中小孩,孕婦遠離,要滴時還需要戴手套?摸完狗狗還要趕快洗手?

好笑的是,據英國科學家在論文中的推估,如果大型犬剛點完除蟲滴劑就跳入大池塘中游泳,則池塘中50%的水生無脊椎動物將在48小時內死亡。然後在食物鏈上將產生連鎖反應,影響魚類,鳥類和哺乳動物。而在2017年時也有科學家認為應該避免讓戴防蚤項圈或近期剛點過農藥成份滴劑的狗兒進入河川水域游泳,因為使用後的數週的狗兒皮毛還是會排出這些農藥成份,例如芬普尼對環境的危害甚大。

而有一位獸醫表示,他給自己的狗兒使用拜耳的Seresto防蚤項圈(成份是imidacloprid益達胺及flumethrin氟氯苯菊酯),每個月使用拜耳Advocate滴劑(成份是imidacloprid益達胺及moxidectin莫西菌素),每個月使用Milquantel 驅蟲藥(milbemycin倍脈心主成份及praziquantel吡喹酮)。雖然看似提供了對寄生蟲的良好保護,但過多的藥物使用意味著終將進入環境,且不良反應也可能變多。

如果它真的只殺寄生蟲,又怎會害怕殺蟲劑進入生物鏈?原來農藥就是農藥,換個名詞仍是換湯不換藥,有誰會幻想農藥進入環境不會危及生態?不會傷害人體?噢,原來要危及人體了,科學家才要大聲疾呼叫寵物家長及獸醫要「合理使用」此類藥品,原來恐懼行銷過了頭,反而燒到人類自己也是剛好而已。而且在地球生態奄奄一息之際,大家才猛然省思:所謂每個月應用在寵物身上的預防性防性措施跟危害生態相比,孰輕孰重?好處足以抵消對環境的危害?

但是,即使科學家們期待可以減少藥物濫用,拉長藥物使用的時間,例如3個月用一次藥物即可,但基於藥廠的成本及市場考量立場,無法製造只殺某種寄生蟲的藥物,在目前許多可供選擇的非處方藥品,成份卻是一堆農藥成份殺蟲劑的益達胺imidacloprid、芬普尼fipronil下,的確很有可能造成藥物濫用及不良反應案例增多,也間接造成環境生態的危害。

而在過度行銷的寵物市場,要那些已被恐懼洗腦徹底的家長放棄使用,或期待他們在使用前把密密麻麻的成份及警語都閱讀過並了然於心,也願意節制自家狗兒點完滴劑或戴防蚤項圈都不去游泳,或要獸醫們減少銷售,無異是緣木求魚。那麼,有什麼方法可以不使用農藥滴劑,又可以防蟲,間接不污染環境愛地球?

當然有,家長只要抛棄被恐懼綁架的心即可。

有許多天然的方法可以防蟲,我們家不用防蚤滴劑、不吃心絲蟲藥已十幾年,務必吃新鮮天然的食物、避免蚊蟲叮咬、使用天然的防蟲產品、每天勤勞點雙手檢查身體,12隻狗兒即使曾住過農場4年,十幾年來沒有一隻得過血液寄生蟲及相關疾病。

延伸閱讀:

蟲蟲不要來Part 1 飲食篇

蟲蟲不要來Part 2天然驅蟲液篇(上)

蟲蟲不要來Part 2天然驅蟲液篇(下)

每天都要做的事

參考資料:

1. Goulson D. An overview of the environmental risks posed by neonicotinoid insecticides. J Appl Ecol 2013;50:977–87
2. Hallman CA, Sorg M, Jongejans E, et al. More than 75 percent decline in 27 years in total flying insect biomass in protected areas. PLoS One 2017;12:e0185809
3. Yamamuro M, Komuro T, Kamiya H, et al. Neonicotinoids disrupt aquatic food webs and decrease fishery yields. Science 2019;366:620–3
4. Liebig M, Fernandez AA, Blubaum-Gonaut E, et al. Environmental risk assessment of
5. Little CJL, Boxall ABA.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from pet parasiticides. Veterinary Record 186, 97.

6.Kuster A, Adler, N. Pharmaceuticals in the environment: scientific evidence of risks and its regulation.

7.Teerlink J et al. (2017) Fipronil washoff to municipal wastewater from dogs treated with spot-on products. 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 599: 960-6.

使用FB留言意見

關於 Karen Lu

留言功能關閉

回到最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