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狗以食為天(寵物鮮食) »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寶路事件內幕始末及後續之三)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寶路事件內幕始末及後續之三)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寶路事件內幕始末及後續之三)

寶路事件之後

文:恆生動物醫院  賴榮耀 醫師

一.前言:
2004年3月23日生產寶路乾狗糧的艾汾公司主動發佈新聞稿,經過詳細的調查台灣地區犬隻腎衰竭病例增加的原因,顯與該公司泰國工廠未加工原料發霉所產生毒素有關,此毒素為赫麴毒素(Ochratoxin)及紅麴毒素(Citrinin),並特別強調此為全新的症狀。

二.報告內容:
時間回溯至2004年3月8日, 艾汾公司發表聲明將全面回收台灣市場的寶路乾狗糧,此舉等同於承認狗糧有問題,當時就有不少的獸醫同業推測以艾汾公司的財力及對世界知名獸醫研究單位的支 持與贊助,應該已經追查出問題所在。而在台灣的檢驗礙於經驗的缺乏,儀器的不足,所以要找出答案如大海撈針,一無所獲,過了兩週上市的飼料相關產品回收差 不多,就宣布在公司飼料中發現此兩種毒素,也就是禍首,並負責賠償,這事就漸漸平息。

基於我的好奇心,渴望知道真正的原因,於是也曾將幼犬分組而依飼料品牌不同進行餵養試驗,同時封存一大包當時的飼料,等待著時間與機會給我真正的答案。

2004年8月

艾汾公司邀請台灣地區獸醫界人士參與題目為亞洲地區腎臟病調查進度報告,內容為世界各地知名獸醫研究單位的分析報告,調查多達一、二百多種項目,結論仍是受到兩種 麴菌毒素污染。全場嘩然,認為了無新意,大家不歡而散,主辦單位口口聲聲負責任的態度,承諾不會因為已經賠償了,事件就此落幕,強調他們是負責而有道德良知的國際性公司,一旦調查有了新的事證,會再向大家公布說明。然而截至目前為止已經過了五年,再也沒有任何說明會。

從這場調查報告說明之後,因為最重要的賠償問題持續進行著,所以事件的熱度就漸漸冷卻下來,媒體對進行中的實驗不感興趣,也停頓下來了,獸醫界慢慢的恢復平靜,大多數人不再去追究真相,但是我仍然懸念著。

事件發生之後寵物飼料的市場大洗牌,本土品牌的飼料本來只是市場陪襯的角色,隨即鹹魚翻身,生產線有時來不及製造,產品賣到缺貨,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也有很多飼主因為心目中最好的品牌飼料竟然有毒而感到茫然,有一部分飼主就用賠償金迫不及待的選購新寵物來彌補心理的創痛。

2005年
台灣獸醫師節輪到桃園縣獸醫師公會舉辦慶祝大會,籌備會希望我寫一篇與寶路事件相關的專文,將事件的來龍去脈刊登在特刊上,與大家分享。在特刊校稿付印之 前,籌備會有人提出我的論述涉及利用流浪動物進行餵養試驗,會遭到動物保護團體攻擊、撻伐,就將這篇稿件給撤下來,心裡頗為不解。後來我試著轉投好幾家流 浪動物保護團體的期刊及獸醫師公會專刊,均順利刊出,還領了不少稿費,但也全數捐出。個人的目的只是想讓更多人知道真相,知道獸醫界關心此事件,知道獸醫 師關心大家的寵物。

艾汾公司進行賠償之際,前後有兩所大學及一位在英國念研究所的台籍學生以此事件為例,做研究專題及論文報告來探討商業危機處理的模式,因為事件的苦主公司拒 絕對外發佈相關訊息,如:善後處理方式、賠償案件多少、金額多寡,所以這些學生轉而和我聯繫,希望我可以提供一些資訊。個人基本上稱許艾汾公司的誠懇與負責,能將危機在最短時機就解決,也讓公司的傷害降至最低,唯一的缺憾是大家所期待的真相仍一無所悉。

2007年初
外電報導,美國本土也陸續發生寵物飼料造成犬貓致病死亡的案例,我非常關注這個消息,就四處蒐集資料,心中已推測可能和台灣的寶路事件具有關聯性。

2007年4月
美國紐約時報有一篇名為“chemicals linked to pet death raising food safety issues in US ”專題報導,台灣聯合報轉譯成“美國寵物中毒,追查大陸元兇”。內容提到美國食品安全官員調查發現:導致美國地區狗貓死亡的寵物飼料中,有一種名為三聚氰胺(melamine)的化學物質,同時大陸的飼料製造商承認是故意添加這種物質在動物飼料裡,其目的是混充為蛋白質已經行之有年。因為三聚氰胺是廉價的添加物,儀器檢測很像蛋白質,但沒有任何的營養價值。

2007年7月15日
出刊的“Scientific American”,中文翻譯為科學人雜誌,其中一篇題目為“Protein pretense”的文章,內容提到三聚氰胺是一種可以在塑膠與肥料中發現的化合物,含有許多氮原子,如果被動物攝取會在他們的腎臟內形成結晶,引發腎衰竭病變。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表 示動物食品供應商故意在麥麩與米麩中加入含氮化合物,讓測試出來的飼料中蛋白質含量提高,濃縮物的蛋白質含量越高食物在市場中的售價也相對越高。

細讀這兩 篇報導後,我幾乎可以確信在台灣發生的寶路事件,真正的原因呼之欲出,只差臨門一腳,那就是把寶路飼料送檢或死亡犬隻取出來的墨綠色結晶物化驗,就可以真 相大白。個人多次上FDA網站蒐集相關資訊,網站也公布許多知名廠牌的寵物飼料,皆有不同程度添加 三聚氰胺的嫌疑而被要求暫時下架。

另外令人驚訝的是包括經濟動物、水產動物飼料,也被驗出添加三聚氰胺,但這些動物飼料在餵養動物一段時間後,可能是幾個 月而已還沒有病理徵兆出現就送進屠宰場,或吃進人們肚子裡。

其中有多篇研究報告強調三聚氰胺被動物攝取後不會停留在動物肌肉或屠體內,所以吃了這些肉類也不致於有殘留或危害的問題。然而寵物餵食飼料時間較長,經年累月誤食添加三聚氰胺的飼料就會在腎臟殘留聚積,破壞腎小管而導致腎衰竭,這些致病機序與病理變化都已經很清楚,現階段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證實寶路乾狗糧有無添加或添加多少三聚氰胺而已。

2007年9月27日
艾汾公司亞太區經理Mr.Duncan再次來台訪問安排拜訪台北某動物醫院,在拜會之前我已先將手頭上的資料傳真給動物醫院的醫生,請轉交給Mr.Duncan並請教他寶路乾狗糧是否有添加三聚氰胺?Mr.Duncan沉 默不語,好一會兒才表示真正原因到現在還不清楚,就匆忙離開。

我認為他們還在隱瞞事實,如果我不拿出強而有力的檢驗報告,是不會令人懾服的。在此之前我心 裡七上八下的,因為此事已經三年多了,人們也淡忘了,我還有必要再去追究嗎?

但是沒有證據,信口開河是說服不了人的,基於此我當下就撥電話聯繫在食品研究 單位服務的朋友,舊事重提並將我手頭上的資料傳真給他,說服他幫我做檢驗。他答應私底下幫我測試有無添加,但礙於工作性質,所以暫時不會給我正式的檢驗報 告。已經封存了三年多的寶路乾狗糧,我深怕發霉會影響檢驗結果,朋友告訴我一句很經典的名言:物質不滅定律,有添加就一定可以驗得出來,而且這一次目標明 確,有如甕中抓鱉,有別於之前的大海撈針。

十天之後,我接獲了朋友給我的答案,飼料中確實含有高量的三聚氰胺化學物質,並建議我再改送民間的檢驗單位確認。當我接獲朋友給我的口頭報告時,我有點激動 按捺不住情緒,多年的疑惑終於有了答案,也急著與同業分享此消息,有些人就勸我不要再浪費時間去做傻事,要適可而止。但我心中自有定見,忍不住回想這些事情,雖然飼料公司的危機處理是滿分,但仍以商業利益為考量,道德勇氣擺一邊,口口聲聲承諾一定會找出答案公諸於世,絕不隱瞞,卻令人失望。

事件發生之初,飼料公司就積極的全面回收市場流通的飼料,接著就宣布是遭受黴菌的污染,同時急著將堆積在倉庫的回收飼料委託民間的環保公司焚毀,不可以做任何其他用途,不掩埋、不外流、不做其他經濟動物的飼料或肥料。當時我就疑惑,如果只是單純的黴菌污染,掩埋又何妨?再利用又何妨?原來事有蹊蹺,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了!

經過一週的詢問和聯繫,2007年10月17日我攜帶兩小袋封存好幾年的寶路飼料,前往位於新竹的食品科學研究所,填表繳費申請化驗,飼料有無添加三聚氰胺,回家的路上心裡忐忑不安,萬一檢查結果是negative, 那我就無地自容了!一週後的上午,食品研究所電話口頭向我報告檢驗結果,送檢飼料含有高量的三聚氰胺並告誡我,絕不可以進口或生產此成分原料的飼料。接到這樣的報告我既驚訝又害怕,不得不懷疑,愛汾公司將樣本送歐美各大研究單位做了數百種檢測,就獨獨缺此項目,是否另有隱情。

2007年11月11日
桃園縣獸醫師公會舉辦臨床研討會,個人在研討會上發表我所收集的資料與收到的正式報告,數據上顯示每一千公斤寵物飼料添加將近1.5公斤的三聚氰胺。所以我不得不懷疑市售的飼料或罐頭,或多或少添加此物只是還沒有出事,或沒有法令強制寵物食品送驗。個人之所以公布這些資料,是希望寵物食品可以安全無虞,犬貓吃得安心,飼主也放心。演講後的一至二週,有好幾位飼料公司的業務員來訪關心此事,我則拜託他們各自將自家產品送檢,不然一旦驗出來那會一夕崩盤。有些業務員回答我,公司不是不花錢檢驗,而是怕萬一驗出有添加物會不知如何是好,而且現在又不是事件的風頭上,何必自找麻煩?個人也曾告訴 媒體界的朋友找到了寶路事件的答案,也許事件已經為人所淡忘,沒有什麼新聞價值,所以沒有得到朋友的回應,個人只是想證實艾汾公司花大筆金錢賠償畜主一點都不冤枉。

又過了將近一年之久,2008年9月 中旬,大陸爆發毒奶粉事件,商人為了提高牛奶的品質及蛋白質含量而大量的添加三聚氰胺,導致大陸地區成千上萬的嬰幼兒腎衰竭,嚴重的甚至死亡。這和寶路有毒飼料受害動物的症狀是完全吻合的,幾年前在台灣已殘害上萬的犬隻,現在竟然添加在人喝的奶粉裡,殘害嬰幼兒。

因為毒奶粉事件越演越烈,敏感的媒體記者及 飼主就聯想到寶路事件,一時之間我的電話響不停,較積極的就主動找上門,並做了專訪,還拍了保存已久的飼料及檢驗報告,表明即將刊登在隔天的某報。在目前 的節骨眼順著毒奶事件去炒新聞,一定會造成寵物飼料的恐慌與飼主的不安,但又想藉此新聞來呼籲重視寵物飼料的品質安全,希望政府可以訂定寵物飼料標準化。

記者朋友強調一定會朝我希望的方向去發稿,隔天一早,我去便利商店翻了好幾份報紙,都沒有看到任何有關寵物飼料的消息。稍後朋友向我解釋事出突然,因為前 一晚行政院為了因應金融風暴股市不斷下跌,而宣布調降政交稅,所以各大報均以此為頭條,而將他的稿件擠掉了,轉刊登在同報系的Upaper捷運報。這是一份捷運族才有機會看到的小眾報,雖然接觸到的人不多,但仍有兩位我不認識的飼主打電話向我致謝。他們都是寶路事件的受害者,拒絕了艾汾公司的理賠,只要求給個合理的答案,如今看了我的報告,知道真相了,他們也不再難過了。

三.結論:
同樣是三聚氰胺的受害者,人與動物天差地別,一萬隻受害動物的生命宛如鴻毛,畢竟這個社會還是以人為主角,寵物只是配角,在法律上認定是商品、有價值的,並沒有因為寵物是人類最親密的朋友,人們口中所稱“有毛的孩子”(furkid),而進階與人平起平坐。

2009年元月
台北縣流浪動物收容所,爆發上千隻流浪犬集體暴斃案件,經學術單位調查證實為黃麴毒素中毒。個人在門診中也經手好幾個案例,黃麴毒素是強烈的生物毒 素,經常發現在發霉的榖物,如:玉米、花生,即使是加熱也不能破壞其毒性。犬隻長期餵食這種飼料會導致沒有食慾、嘔吐、黃疸、昏迷、肝臟發炎、壞死,甚至 肝癌死亡。

黃麴毒素中毒案例與寶路飼料中毒案例是完全不同的,一個主要症狀在肝臟,一個在腎臟,也間接的證實艾汾公司所公布寶路乾狗糧是遭受赫麴毒素與紅麴毒素污染, 是推拖之詞、避重就輕的說法。

最近進口的寵物飼料連番漲價,令消費者吃不消,但我認為未嘗不是好事,或許是毒飼料、毒奶粉事件後,飼料公司就無法投機取 巧,添加有害物質謀取暴利,相對的成本也增加,當然售價也提高,寵物吃了也比較有保障,飼主也安心。

個人之所以利用工作之餘收集資料,書寫記錄只是盡一份獸醫師的社會責任而已。

資料來源:寶路乾狗糧事件之後

http://long-life-vet.myweb.hinet.net/after.html

使用FB留言意見

關於 Karen Lu

留言功能關閉

回到最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