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狗以食為天(寵物鮮食) »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寶路事件內幕始末及後續之二)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寶路事件內幕始末及後續之二)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寶路事件內幕始末及後續之二)

寶路狗糧事件始末

文:恆生動物醫院  賴榮耀 醫師

2003年下半年起
一些經驗豐富的開業醫師就警覺到犬隻腎衰竭病例暴增,不僅年齡層下降且死亡率極高,一旦檢驗證實後就凶多吉少,網路上早已傳得沸沸揚 揚。被指名的知名供應商,堅信其七十年的信譽與品質,挾其世界第一大品牌之盛名,對於獸醫師的反應、網路上的批評,不願做任何的回應與解釋,擔心被對號入 座,但反而錯失及早制止此一不幸事件惡化的時機。

2004年初

個人與大部分的臨床獸醫師一樣,在每天的門診中面對層出不窮的腎衰竭病例,多數病例在住院治療幾天後仍是往生了,也同樣的必須面對傷心痛苦 的畜主。身為一名獸醫師最無法忍受的是看著即將逝去的生命時苦無對策可施,不能有效的挽救回來,內心的無力感是難以形容的,甚至懷疑自己是否誤診了!
個人還向上天祈求明天不要再面對這樣的病例,可以嗎?自己也積極和同業、同學,相互討論、交換臨床所見及治療心得,並一致認為病因和狗糧有絕對的相關性,但礙於舉證困難又懾於其為創立七十餘年的國際知名廠牌,且聲稱擁有數千名研究人員致力於寵物食品的開發研究,讓很多臨床獸醫師僅止於檯面下的質疑及流傳,或消 極的抵制,勸告畜主不要讓愛犬吃這種品牌的狗糧。然而那種面對愈來愈多腎衰竭病例,卻無法解決的壓力與日俱增,廠商應該是負起責任,主動處理以維護其信 譽,而不是被動的讓此事件發酵擴大至不可收拾。

2004年1月

臨床經驗豐富的鄭醫師將死亡病例送檢,在組織病理切片發現腎臟纖維化、腎小管被結晶物堵塞導致腎功能喪失,造成腎衰竭而死。此報告讓我們 更加確信病因和食物的關連性,也轉告廠商的技術人員這個訊息。廠商的回應是將可疑的產品抽樣送交台灣科技有限公司化驗,其結果是氯化鈉成份低於國際標準, 不至於鹹死狗狗;其它成份也符合標示。但這份檢驗報告並未平息或減緩病例的發生,此時正逢中華傳統獸醫學會舉辦中藥研習班,幾位開業醫師就圍繞著中醫師, 請教腎衰竭的中醫治療方法,自己也持續與多位小臨會醫師討論如何治療腎衰竭的病犬。如果以個人或獸醫院的名義向廠商反應似乎不見成效,與其光是檯面下的流 傳無濟於事,不如讓此事件浮出檯面。於是想到可以藉著即將召開的桃園縣獸醫師會員大會上提案討論,並向廠商反應。

2004年2月22日

召開桃園縣獸醫師會員大會時,個人舉手提出臨時動議案,現場在座開業會員幾乎都同聲附和腎衰竭病例暴增的現況。個人接著表示這些腎衰 竭病例經解剖病理檢驗發現,並非急性中毒,也非細菌感染,且患犬並無品種、性別的好發傾向,年齡層亦下降,所以很有可能是來自食物的問題。而無獨有偶的是 病例患犬都長期食用某品牌狗糧,建請在座的長官及有關單位重視此問題的嚴重性。未待個人發言完畢,台下就已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來賓中有農委會長官找我到會場外進一步了解實情,他感到十分震驚且急著想知道個人所指的是哪一廠牌飼料?個人建請官員協助解決問題、找出證據,此官員直言寵物食品目前尚無法源可管,連獸醫的主管機關都如此無奈,讓個人有點失望。

聚餐時剛剛的提案內容被獸醫師們持續討論,個人也請大家提供意見,匯集更多資料,大多數獸醫師認為乾狗糧是肇事的主因。

大會後的幾天個人忙著和學校師長交換意見,討論狗糧引起的可能性有多高?個人持續與小臨會鄭、葉等醫師研討治療的方法,其中做血液透析有條件上的限制及實際執行上的困難。個人的病畜中有一例住院八天後血檢指數下降,開始恢復食慾時,畜主全家眼角含著淚水,激動的表示感謝,女兒還說今天比中樂透更高興!面對 此情此景,讓個人覺得身為獸醫師,應有責任和義務去找出原因、真相,以制止不幸病例的再度發生。

大會後隔日聯合報吳記者到動物防疫所請教相關問題,知悉日前個人在大會曾提案表示犬隻腎衰竭問題之嚴重性。記者接著就打電話向個人及公會求證、訪談,翌日聯合報在第一版標題就刊登「狗狗腎衰竭都吃同一品牌飼料?」,在第九版則描述當日發言的情形,於是整個事件就被引爆,成為全國重視的事件。同時個人也接到 不少獸醫界朋友、師長的關心電話,並希望我小心為是,以免挨告、吃官司。而一些電視媒體見報,一早就到公會辦公處守候張理事長,打算追此新聞。張理事長從事經濟動物飼料業務十餘年,很肯定的表示發生腎衰竭的病犬的確都長期食用某一品牌狗糧,只是媒體為了搶新聞而造成畜主的恐慌,也讓寶路狗糧在一夕之間崩盤。事件愈演愈烈,且開始有點偏離主題了。當然我們仍積極進行調查及收集病例,解剖送做病理診斷。個人的提案成為新聞事件是始料未及,而供應商也在媒體反駁,解釋他們是第一品牌,消費群較多,相對的病例數亦較多,這是正常的。且堅信其品質沒有問題,若再出現對公司產品不利的言論,則不排除訴諸法律。

廠商的技術人員來電,了解個人提案時的動機,並將他們飼料送檢,一切符合標準的報告傳真過來,最後還不忘「將我一軍」的表示:公司一直在監看網路及媒體,有誰發 表對公司產品不利的言論,必要時一定會提出告訴,且外商公司聘有好幾位法律顧問。此話一出反而激發個人,不惜一切找出真相,與之抗衡。

媒體擴大寶路事件,又扯出一些法令規章,然而政府單位僅對經濟動物飼料有所規範。消保會和艾汾公司接到很多投訴電話,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於是希望由獸醫界出面來安撫惶恐的消費者,以平息風波。雙方都願意坐下來當面談清楚,而鄭醫師也讓艾汾公司明瞭個人是就事論事,背後並無其他動機或陰謀來打擊他們。

事件引爆後第二天挑燈夜戰,和艾汾公司的代表會談。公司方面已擬好一份聲明稿,標題是請八十萬狗狗的主人放心,內容則強調整個腎衰竭事件是缺乏事實證據的臆測和以訛傳訛,更指出腎臟疾病的發生是由很多不同原因所造成,需要經過解剖及病理檢驗,才能確認病因。尚未確定病因之前,直接將它歸咎於食品,甚至是特定的品牌,是不正確也不負責的作法。

希望我們修正後同意刊登於明天的各大報,以期能換回公司的信譽。我們之所以同意是因為雙方已達成以下幾點共識:首先請艾汾公司對生產工廠全面調查,台灣方面收集病例送研究單位,也同意在真相未釐清之前不對外發表任何言論,艾汾公司亦同意將調查內容及進度向我們報告。

爭辯中張理事長希望艾汾公司能將產品主動下架,但未獲同意。另一點則是我們一再強調目前所發現的腎衰竭死亡病例都曾長期食用寶路狗糧,然而事件發展至此,艾汾公司仍堅信其產品沒有問題,是安全無虞的,不過接下來事件的發展卻是對艾汾公司愈來愈不利。

2004年3月初

艾汾公司的亞太事務部經理抵台了解、調查事件,先後也解剖了不少病例,並採樣快遞送到國外的獸醫研究單位。同一時間個人及桃縣、北市二位公會理事長接受行政院消保會的訪談,也攜帶了一些資料及對縣內24家獸醫院最近四個月腎衰竭死亡病例調查的統計結果,高達396例,此點和鄭醫師在北縣收集5家獸醫院而有65例的比率亦相當吻合。

於是建請消保官走訪各大學附設動物醫院成立調查小組,而艾汾公司的專家似乎有意將此事件導向「鈎端螺旋體」之 流行病學,拜訪鄭醫師時還問為什麼不會懷疑是Leptospirosis呢?鄭醫師理直氣壯的回答:如果我分辨不出兩者關係,又如何能經營獸醫院達21年之久!艾汾公司一行人到台中拜會,亦是提出類似問題,使得他們這趟拜訪並沒有實質收穫。

在與艾汾公司會談之後,媒體不再報導此事件,艾汾公司也不曾向我們報告其調查情形,但個人和公會張理事長並未因此而鬆懈。個人經畜主同意前後解剖及送檢達 九個死亡病例之多,每一個病例都是一樣在腎臟發現綠色、大小不一且數量不等的結石、結晶物,堵住了腎小管,無一例外。個人的心情愈發沉重,想為這些冤死的 狗狗及無辜的飼主討回公道。

在等待超過一週之久,艾汾公司並未與任何獸醫團體或獸醫師聯繫,說明調查的現況。我們覺得被忽視了,而農委會又在此時發佈新聞,指出市售寶路飼料經分析成分符合包裝標示值,重金屬、黃麴毒素與食鹽等含量,也都在安全範圍內。不明究理的媒體就解讀成沒有問題,可以放心餵食,無疑是在替寶路乾狗糧背書。

事態已 經如此嚴重了,還直說乾狗糧沒問題,真的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啊!此份檢驗報告再次激發我們進一步公佈更多解剖病理結果與縣內腎衰竭病例的調查報告,希望艾汾 公司能正視這個問題,不要規避責任。

第二波的新聞報導內容強調腎衰竭的犬隻發現綠色的腎臟結石,與一般常見的結石顏色及發生部位不同。我們也積極尋找可以分析化驗結石成分的單位來解開謎題, 然而事情的進展似乎遇到瓶頸,因為結石到底是何物?形成的機制與食物有何直接關連性?至今都還是不清楚。

於是邀請一些熱心的獸醫師商討對策,有的認為訴求已達到消費者拒買的目的,不宜再花時間去追究。個人則相信一定會有單位願意協助我們的,於是為此事件訂定目標:60分為現階段消費者已經不再購買寶路乾狗糧;70分則是產品全面回收下架;80分為艾汾公司坦承有所疏失;90分則是艾汾公司接受消費者的理賠;然後消費者與獸醫團體對艾汾公司的處理方式沒有怨言,圓滿解決此事件就得到滿分。

2004年3月8日下午

艾汾公司召開記者會聲明,公司暫時性自願取回台灣市場的寶路乾狗糧。此消息無疑是對政府的飼料檢驗報告予以一記重擊,個人積淤已久的不滿情緒頓時豁然舒暢。

獸醫師們相互通報此消息,媒體又興起另一波的新聞追逐,然而真正的致病機序及問題所在仍不明朗。就在此時個人深感吾道不孤,關心此事的人或團體愈來愈多,有立委舉辦公聽會,消基會、消保會代替消費者出面,艾汾公司也有默認其疏失的心理準備,在全台各地辦了好幾場說明會,與獸醫師面 對面溝通,交換意見。感受得到艾汾公司的態度是誠懇負責的,也不再有動輒訴諸法律的氣勢。

宣佈乾狗糧回收後的第四天,艾汾公司又發布新聞稿,指出泰國工廠用於配製犬隻飼料之米及玉米儲存槽受到黴菌所產生毒素污染,於是擴大回收範圍,所有泰國工廠的產品均予回收,影響層面擴及亞洲各國。

個人經由消保會的協助,親自送了一批飼料及腎結石樣本至政府單位實驗室檢驗,希望可以找到直接的證據。一些熱心的獸醫師不時提供資訊給我,個人也和實驗室保持連繫,然而這一部分出乎意料的複雜,亦需要較長時間來分析及化驗。

2004年3月23日

艾汾公司主動發布新聞稿,經調查近期台灣犬隻腎衰竭病例增加的原因,疑與泰國工廠未加工原料發霉所產生毒素有關,此毒素為赫麴毒素 (Ochratoxin)及紅麴毒素(Citrinin)。並強調此為全新的病症,過去不曾在臨床上發現過,且將會同研究人員進一步檢測,同時承諾負起賠 償責任。

對我們而言,這是一則令人感到振奮的消息;對不幸喪失愛犬的畜主而言,也堪以安慰。誠如聯合報吳記者所寫:桃園這群獸醫師對得起飼主的眼淚,此事件臨床獸醫師所扮演的角色到此也應劃下句點。

事實卻不然,因為求償索賠並不是漫無標準的,如果需要舉證就一定得透過全國各地的開業獸醫師。至於如何賠償則是眾說紛紜,有些獸醫師建議將賠償金捐助成立 基金會,專責寵物疾病、飼料營養等研究,提供獎學金培育人才等。此方式比個別飼主的賠償單純許多,也較有意義,但受害飼主的不滿、憤怒的聲浪似乎掩蓋了一 切意見。於是艾汾公司多方考量決定以飼主直接面對面的溝通方式來達成和解,且從寬認定賠償標準。舉凡任何獸醫院開立的診斷證明、死亡證明,載明為腎衰竭者 皆可以申請。並建請各地獸醫師公會協助辦理,裨便盡快完成理賠。

一般為每一受害愛犬賠償金額3~5 萬元不等,也有少數個案達十數萬元,當然也有不少飼主不願去申請理賠。而艾汾公司自行擬定的標準,遭到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批評為黑箱作業,因為和消基會代表受害飼主共同擬定的賠償金額差距太大。消基會認為除了犬種、飼養、醫療費用外,還要加上精神賠償及懲罰性賠償。然而艾汾公司強調我國民法將狗定位為物品, 所以沒有精神賠償的問題。

因此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內就有六千多位飼主與艾汾公司達成和解,至於尚在治療的病例則負擔所有的醫療費用,全力搶救並且追踪半年,也提供半年的處方飼料。此種負責的態度漸漸獲得飼主肯定,弭平了相當多的不滿情緒。

2004年6月

某寵物協會理事長指控艾汾公司,在泰國的生產工廠使用受污染的玉米為原料,致使狗兒吃出問題,再伺機推出治療腎衰竭的處方飼料,大賺黑心錢,根本就是謀殺愛犬的行為,並決定和艾汾公司打國際官司。當然對一般百姓而言,這是很震撼且具有影響力的新聞,但從事寵物飼料相關行業者都認為此乃是非顛倒的指控, 證據薄弱,當然艾汾公司鄭重否認並斥為無稽之談。

2004年8月

艾汾公司在台北舉辦調查說明會,邀請獸醫界相關人士參與,也許事件較為淡化了,參加的人寥寥可數,與會者都是仍亟想知道事實真相的獸醫師。

主講人將世界各地知名獸醫學院、研究單位所送回的檢驗結果向大家報告。個人滿心期待說明會有嶄新的證據、訊息,然而大部份資料並無新意,仍然指出最有可能的原因是黴菌。台下的醫師聽了跳腳,紛紛發言,提出尖銳的問題。要求進行活體實驗以尋找答案的意見愈來愈多,但艾汾公司基於公司的原則,以保護動物為宗 旨,指出既然知道餵食寶路乾狗糧會導致腎衰竭的結果,何必重複製造病例?本著不願傷害無辜的愛犬為由,艾汾公司堅持不做這類的實驗。

然而少數獸醫界同業及個人,基於本身不是信口雌黃,隨便指控、誣陷飼料公司的原則,早在三月份事件尚未明朗之際,就將11 隻二月齡小狗分成兩組。六隻為試驗組,以寶路乾狗糧為主食;另五隻為對照組,餵食其他廠牌飼料。每天觀察並進行基本身體檢查,結果一個月後外觀上就呈現明 顯差異。試驗組的成長較慢,食慾漸漸不佳,排尿、飲水增加。35天抽血化驗,試驗組中有三隻的BUN及肌酸酐已經異常上升,出現腎衰竭的症狀。實在不忍心 繼續進行下去,立即停止此項實驗並展開治療工作,目前已全部痊癒。當然這樣的試驗方式是比較粗糙而不夠精細,但也不失為找出原因的方法之一。

2004年 9月
台灣與韓國的飼主代表在媒體指出寶路乾狗糧含有T2毒素,人類長期接觸可能引發淋巴癌,並揭露獸醫師早已知情卻隱瞞不報。的確農委會在飼料檢驗中驗出含有20~40 ppm的極微量T2毒素,但若要達到致癌的可能則至少需要報告中的千百倍量,所以這項指控也淪為毫無事實根據可言。

截至2004年10月為止
根據艾汾公司公佈已有將近九千位飼主達成和解,獲得賠償。對於康復中的愛犬,艾汾公司仍持續追踪、協助,對於飼主與愛犬的關懷是真誠的,並非僅止於物質上的賠償而已。

三.結論:
事件發生以來,全國開業獸醫師扮演著相當關鍵的角色,找出舊病歷,開立各項證明來協助飼主填寫表格,舉證求償,搶救倖存罹病的愛犬。同時艾汾公司也修正其經營策略,投注比以往更多的心力與經費於獸醫界,支援各項學術活動,贊助獸醫團體出國參訪、開會,以期建立良好的溝通管道。當然獸醫團體應更加審慎去面對此事件,以免遭致外界懷疑獸醫團體被利益所蒙蔽,而降低了社會大眾對獸醫師的信任度。

艾汾公司的勇於認錯、負責任的態度是值得肯定、讚許的,相信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在台灣的市場重新站起來。

大多數獸醫師同樣的感受到此事件的影響層面很廣,基本上喚醒相關單位對寵物食品的管理及建立犬隻重大疾病的通報系統。畜主對獸醫的專業性和信任度提高,也 將為寵物飼料所引起過失建立賠償模式。雖然少數獸醫師,包括個人在內,仍想知道造成腎衰竭的綠色結石到底為何物?其機制如何?或許還需要再等一段時間吧! 個人一次發自內心的良知良能之提案,演變成如此大的事件,也是始料未及的。誠如自己有感而發:一輩子做一件對的事就足夠了!
資料來源:寶路乾狗糧事件始末

http://long-life-vet.myweb.hinet.net/petfood.html

使用FB留言意見

關於 Karen Lu

留言功能關閉

回到最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