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狗以食为天(宠物鲜食) »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宝路事件内幕始末及后续之二)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宝路事件内幕始末及后续之二)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宝路事件内幕始末及后续之二)

宝路狗粮事件始末

文:恒生动物医院  赖荣耀 医师

2003年下半年起
一些经验丰富的开业医师就警觉到犬只肾衰竭病例暴增,不仅年龄层下降且死亡率极高,一旦检验证实后就凶多吉少,网路上早已传得沸沸扬 扬。被指名的知名供应商,坚信其七十年的信誉与品质,挟其世界第一大品牌之盛名,对于兽医师的反应、网路上的批评,不愿做任何的回应与解释,担心被对号入 座,但反而错失及早制止此一不幸事件恶化的时机。

2004年初

个人与大部分的临床兽医师一样,在每天的门诊中面对层出不穷的肾衰竭病例,多数病例在住院治疗几天后仍是往生了,也同样的必须面对伤心痛苦 的畜主。身为一名兽医师最无法忍受的是看着即将逝去的生命时苦无对策可施,不能有效的挽救回来,内心的无力感是难以形容的,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误诊了!
个人还向上天祈求明天不要再面对这样的病例,可以吗?自己也积极和同业、同学,相互讨论、交换临床所见及治疗心得,并一致认为病因和狗粮有绝对的相关性,但碍于举证困难又慑于其为创立七十余年的国际知名厂牌,且声称拥有数千名研究人员致力于宠物食品的开发研究,让很多临床兽医师仅止于台面下的质疑及流传,或消 极的抵制,劝告畜主不要让爱犬吃这种品牌的狗粮。然而那种面对愈来愈多肾衰竭病例,却无法解决的压力与日俱增,厂商应该是负起责任,主动处理以维护其信 誉,而不是被动的让此事件发酵扩大至不可收拾。

2004年1月

临床经验丰富的郑医师将死亡病例送检,在组织病理切片发现肾脏纤维化、肾小管被结晶物堵塞导致肾功能丧失,造成肾衰竭而死。此报告让我们 更加确信病因和食物的关连性,也转告厂商的技术人员这个讯息。厂商的回应是将可疑的产品抽样送交台湾科技有限公司化验,其结果是氯化钠成份低于国际标准, 不至于咸死狗狗;其它成份也符合标示。但这份检验报告并未平息或减缓病例的发生,此时正逢中华传统兽医学会举办中药研习班,几位开业医师就围绕着中医师, 请教肾衰竭的中医治疗方法,自己也持续与多位小临会医师讨论如何治疗肾衰竭的病犬。如果以个人或兽医院的名义向厂商反应似乎不见成效,与其光是台面下的流 传无济于事,不如让此事件浮出台面。于是想到可以借着即将召开的桃园县兽医师会员大会上提案讨论,并向厂商反应。

2004年2月22日

召开桃园县兽医师会员大会时,个人举手提出临时动议案,现场在座开业会员几乎都同声附和肾衰竭病例暴增的现况。个人接着表示这些肾衰 竭病例经解剖病理检验发现,并非急性中毒,也非细菌感染,且患犬并无品种、性别的好发倾向,年龄层亦下降,所以很有可能是来自食物的问题。而无独有偶的是 病例患犬都长期食用某品牌狗粮,建请在座的长官及有关单位重视此问题的严重性。未待个人发言完毕,台下就已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来宾中有农委会长官找我到会场外进一步了解实情,他感到十分震惊且急着想知道个人所指的是哪一厂牌饲料?个人建请官员协助解决问题、找出证据,此官员直言宠物食品目前尚无法源可管,连兽医的主管机关都如此无奈,让个人有点失望。

聚餐时刚刚的提案内容被兽医师们持续讨论,个人也请大家提供意见,汇集更多资料,大多数兽医师认为干狗粮是肇事的主因。

大会后的几天个人忙着和学校师长交换意见,讨论狗粮引起的可能性有多高?个人持续与小临会郑、叶等医师研讨治疗的方法,其中做血液透析有条件上的限制及实际执行上的困难。个人的病畜中有一例住院八天后血检指数下降,开始恢复食欲时,畜主全家眼角含着泪水,激动的表示感谢,女儿还说今天比中乐透更高兴!面对 此情此景,让个人觉得身为兽医师,应有责任和义务去找出原因、真相,以制止不幸病例的再度发生。

大会后隔日联合报吴记者到动物防疫所请教相关问题,知悉日前个人在大会曾提案表示犬只肾衰竭问题之严重性。记者接着就打电话向个人及公会求证、访谈,翌日联合报在第一版标题就刊登「狗狗肾衰竭都吃同一品牌饲料?」,在第九版则描述当日发言的情形,于是整个事件就被引爆,成为全国重视的事件。同时个人也接到 不少兽医界朋友、师长的关心电话,并希望我小心为是,以免挨告、吃官司。而一些电视媒体见报,一早就到公会办公处守候张理事长,打算追此新闻。张理事长从事经济动物饲料业务十余年,很肯定的表示发生肾衰竭的病犬的确都长期食用某一品牌狗粮,只是媒体为了抢新闻而造成畜主的恐慌,也让宝路狗粮在一夕之间崩盘。事件愈演愈烈,且开始有点偏离主题了。当然我们仍积极进行调查及收集病例,解剖送做病理诊断。个人的提案成为新闻事件是始料未及,而供应商也在媒体反驳,解释他们是第一品牌,消费群较多,相对的病例数亦较多,这是正常的。且坚信其品质没有问题,若再出现对公司产品不利的言论,则不排除诉诸法律。

厂商的技术人员来电,了解个人提案时的动机,并将他们饲料送检,一切符合标准的报告传真过来,最后还不忘「将我一军」的表示:公司一直在监看网路及媒体,有谁发 表对公司产品不利的言论,必要时一定会提出告诉,且外商公司聘有好几位法律顾问。此话一出反而激发个人,不惜一切找出真相,与之抗衡。

媒体扩大宝路事件,又扯出一些法令规章,然而政府单位仅对经济动物饲料有所规范。消保会和艾汾公司接到很多投诉电话,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希望由兽医界出面来安抚惶恐的消费者,以平息风波。双方都愿意坐下来当面谈清楚,而郑医师也让艾汾公司明了个人是就事论事,背后并无其他动机或阴谋来打击他们。

事件引爆后第二天挑灯夜战,和艾汾公司的代表会谈。公司方面已拟好一份声明稿,标题是请八十万狗狗的主人放心,内容则强调整个肾衰竭事件是缺乏事实证据的臆测和以讹传讹,更指出肾脏疾病的发生是由很多不同原因所造成,需要经过解剖及病理检验,才能确认病因。尚未确定病因之前,直接将它归咎于食品,甚至是特定的品牌,是不正确也不负责的作法。

希望我们修正后同意刊登于明天的各大报,以期能换回公司的信誉。我们之所以同意是因为双方已达成以下几点共识:首先请艾汾公司对生产工厂全面调查,台湾方面收集病例送研究单位,也同意在真相未厘清之前不对外发表任何言论,艾汾公司亦同意将调查内容及进度向我们报告。

争辩中张理事长希望艾汾公司能将产品主动下架,但未获同意。另一点则是我们一再强调目前所发现的肾衰竭死亡病例都曾长期食用宝路狗粮,然而事件发展至此,艾汾公司仍坚信其产品没有问题,是安全无虞的,不过接下来事件的发展却是对艾汾公司愈来愈不利。

2004年3月初

艾汾公司的亚太事务部经理抵台了解、调查事件,先后也解剖了不少病例,并采样快递送到国外的兽医研究单位。同一时间个人及桃县、北市二位公会理事长接受行政院消保会的访谈,也携带了一些资料及对县内24家兽医院最近四个月肾衰竭死亡病例调查的统计结果,高达396例,此点和郑医师在北县收集5家兽医院而有65例的比率亦相当吻合。

于是建请消保官走访各大学附设动物医院成立调查小组,而艾汾公司的专家似乎有意将此事件导向「钩端螺旋体」之 流行病学,拜访郑医师时还问为什么不会怀疑是Leptospirosis呢?郑医师理直气壮的回答:如果我分辨不出两者关系,又如何能经营兽医院达21年之久!艾汾公司一行人到台中拜会,亦是提出类似问题,使得他们这趟拜访并没有实质收获。

在与艾汾公司会谈之后,媒体不再报导此事件,艾汾公司也不曾向我们报告其调查情形,但个人和公会张理事长并未因此而松懈。个人经畜主同意前后解剖及送检达 九个死亡病例之多,每一个病例都是一样在肾脏发现绿色、大小不一且数量不等的结石、结晶物,堵住了肾小管,无一例外。个人的心情愈发沉重,想为这些冤死的 狗狗及无辜的饲主讨回公道。

在等待超过一周之久,艾汾公司并未与任何兽医团体或兽医师联系,说明调查的现况。我们觉得被忽视了,而农委会又在此时发布新闻,指出市售宝路饲料经分析成分符合包装标示值,重金属、黄曲毒素与食盐等含量,也都在安全范围内。不明究理的媒体就解读成没有问题,可以放心喂食,无疑是在替宝路干狗粮背书。

事态已 经如此严重了,还直说干狗粮没问题,真的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啊!此份检验报告再次激发我们进一步公布更多解剖病理结果与县内肾衰竭病例的调查报告,希望艾汾 公司能正视这个问题,不要规避责任。

第二波的新闻报导内容强调肾衰竭的犬只发现绿色的肾脏结石,与一般常见的结石颜色及发生部位不同。我们也积极寻找可以分析化验结石成分的单位来解开谜题, 然而事情的进展似乎遇到瓶颈,因为结石到底是何物?形成的机制与食物有何直接关连性?至今都还是不清楚。

于是邀请一些热心的兽医师商讨对策,有的认为诉求已达到消费者拒买的目的,不宜再花时间去追究。个人则相信一定会有单位愿意协助我们的,于是为此事件订定目标:60分为现阶段消费者已经不再购买宝路干狗粮;70分则是产品全面回收下架;80分为艾汾公司坦承有所疏失;90分则是艾汾公司接受消费者的理赔;然后消费者与兽医团体对艾汾公司的处理方式没有怨言,圆满解决此事件就得到满分。

2004年3月8日下午

艾汾公司召开记者会声明,公司暂时性自愿取回台湾市场的宝路干狗粮。此消息无疑是对政府的饲料检验报告予以一记重击,个人积淤已久的不满情绪顿时豁然舒畅。

兽医师们相互通报此消息,媒体又兴起另一波的新闻追逐,然而真正的致病机序及问题所在仍不明朗。就在此时个人深感吾道不孤,关心此事的人或团体愈来愈多,有立委举办公听会,消基会、消保会代替消费者出面,艾汾公司也有默认其疏失的心理准备,在全台各地办了好几场说明会,与兽医师面 对面沟通,交换意见。感受得到艾汾公司的态度是诚恳负责的,也不再有动辄诉诸法律的气势。

宣布干狗粮回收后的第四天,艾汾公司又发布新闻稿,指出泰国工厂用于配制犬只饲料之米及玉米储存槽受到霉菌所产生毒素污染,于是扩大回收范围,所有泰国工厂的产品均予回收,影响层面扩及亚洲各国。

个人经由消保会的协助,亲自送了一批饲料及肾结石样本至政府单位实验室检验,希望可以找到直接的证据。一些热心的兽医师不时提供资讯给我,个人也和实验室保持连系,然而这一部分出乎意料的复杂,亦需要较长时间来分析及化验。

2004年3月23日

艾汾公司主动发布新闻稿,经调查近期台湾犬只肾衰竭病例增加的原因,疑与泰国工厂未加工原料发霉所产生毒素有关,此毒素为赫曲毒素 (Ochratoxin)及红曲毒素(Citrinin)。并强调此为全新的病症,过去不曾在临床上发现过,且将会同研究人员进一步检测,同时承诺负起赔 偿责任。

对我们而言,这是一则令人感到振奋的消息;对不幸丧失爱犬的畜主而言,也堪以安慰。诚如联合报吴记者所写:桃园这群兽医师对得起饲主的眼泪,此事件临床兽医师所扮演的角色到此也应划下句点。

事实却不然,因为求偿索赔并不是漫无标准的,如果需要举证就一定得透过全国各地的开业兽医师。至于如何赔偿则是众说纷纭,有些兽医师建议将赔偿金捐助成立 基金会,专责宠物疾病、饲料营养等研究,提供奖学金培育人才等。此方式比个别饲主的赔偿单纯许多,也较有意义,但受害饲主的不满、愤怒的声浪似乎掩盖了一 切意见。于是艾汾公司多方考量决定以饲主直接面对面的沟通方式来达成和解,且从宽认定赔偿标准。举凡任何兽医院开立的诊断证明、死亡证明,载明为肾衰竭者 皆可以申请。并建请各地兽医师公会协助办理,裨便尽快完成理赔。

一般为每一受害爱犬赔偿金额3~5 万元不等,也有少数个案达十数万元,当然也有不少饲主不愿去申请理赔。而艾汾公司自行拟定的标准,遭到消费者文教基金会批评为黑箱作业,因为和消基会代表受害饲主共同拟定的赔偿金额差距太大。消基会认为除了犬种、饲养、医疗费用外,还要加上精神赔偿及惩罚性赔偿。然而艾汾公司强调我国民法将狗定位为物品, 所以没有精神赔偿的问题。

因此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就有六千多位饲主与艾汾公司达成和解,至于尚在治疗的病例则负担所有的医疗费用,全力抢救并且追踪半年,也提供半年的处方饲料。此种负责的态度渐渐获得饲主肯定,弭平了相当多的不满情绪。

2004年6月

某宠物协会理事长指控艾汾公司,在泰国的生产工厂使用受污染的玉米为原料,致使狗儿吃出问题,再伺机推出治疗肾衰竭的处方饲料,大赚黑心钱,根本就是谋杀爱犬的行为,并决定和艾汾公司打国际官司。当然对一般百姓而言,这是很震撼且具有影响力的新闻,但从事宠物饲料相关行业者都认为此乃是非颠倒的指控, 证据薄弱,当然艾汾公司郑重否认并斥为无稽之谈。

2004年8月

艾汾公司在台北举办调查说明会,邀请兽医界相关人士参与,也许事件较为淡化了,参加的人寥寥可数,与会者都是仍亟想知道事实真相的兽医师。

主讲人将世界各地知名兽医学院、研究单位所送回的检验结果向大家报告。个人满心期待说明会有崭新的证据、讯息,然而大部份资料并无新意,仍然指出最有可能的原因是霉菌。台下的医师听了跳脚,纷纷发言,提出尖锐的问题。要求进行活体实验以寻找答案的意见愈来愈多,但艾汾公司基于公司的原则,以保护动物为宗 旨,指出既然知道喂食宝路干狗粮会导致肾衰竭的结果,何必重复制造病例?本着不愿伤害无辜的爱犬为由,艾汾公司坚持不做这类的实验。

然而少数兽医界同业及个人,基于本身不是信口雌黄,随便指控、诬陷饲料公司的原则,早在三月份事件尚未明朗之际,就将11 只二月龄小狗分成两组。六只为试验组,以宝路干狗粮为主食;另五只为对照组,喂食其他厂牌饲料。每天观察并进行基本身体检查,结果一个月后外观上就呈现明 显差异。试验组的成长较慢,食欲渐渐不佳,排尿、饮水增加。35天抽血化验,试验组中有三只的BUN及肌酸酐已经异常上升,出现肾衰竭的症状。实在不忍心 继续进行下去,立即停止此项实验并展开治疗工作,目前已全部痊愈。当然这样的试验方式是比较粗糙而不够精细,但也不失为找出原因的方法之一。

2004年 9月
台湾与韩国的饲主代表在媒体指出宝路干狗粮含有T2毒素,人类长期接触可能引发淋巴癌,并揭露兽医师早已知情却隐瞒不报。的确农委会在饲料检验中验出含有20~40 ppm的极微量T2毒素,但若要达到致癌的可能则至少需要报告中的千百倍量,所以这项指控也沦为毫无事实根据可言。

截至2004年10月为止
根据艾汾公司公布已有将近九千位饲主达成和解,获得赔偿。对于康复中的爱犬,艾汾公司仍持续追踪、协助,对于饲主与爱犬的关怀是真诚的,并非仅止于物质上的赔偿而已。

三.结论:
事件发生以来,全国开业兽医师扮演着相当关键的角色,找出旧病历,开立各项证明来协助饲主填写表格,举证求偿,抢救幸存罹病的爱犬。同时艾汾公司也修正其经营策略,投注比以往更多的心力与经费于兽医界,支援各项学术活动,赞助兽医团体出国参访、开会,以期建立良好的沟通管道。当然兽医团体应更加审慎去面对此事件,以免遭致外界怀疑兽医团体被利益所蒙蔽,而降低了社会大众对兽医师的信任度。

艾汾公司的勇于认错、负责任的态度是值得肯定、赞许的,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在台湾的市场重新站起来。

大多数兽医师同样的感受到此事件的影响层面很广,基本上唤醒相关单位对宠物食品的管理及建立犬只重大疾病的通报系统。畜主对兽医的专业性和信任度提高,也 将为宠物饲料所引起过失建立赔偿模式。虽然少数兽医师,包括个人在内,仍想知道造成肾衰竭的绿色结石到底为何物?其机制如何?或许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吧! 个人一次发自内心的良知良能之提案,演变成如此大的事件,也是始料未及的。诚如自己有感而发:一辈子做一件对的事就足够了!
资料来源:宝路干狗粮事件始末

http://long-life-vet.myweb.hinet.net/petfood.html

使用FB留言意见

关于 Karen Lu

留言功能关闭

回到最上方